• Search
  • “投行已经完全变了?#20445;?#26032;世纪周刊》专访James Gorman

    避免金融危机,最关键的因素是流动性管理;独立大型投行时代已经结束;金融业需要更严格的监管

    问:王力为 财新记者 答:高闻(James Gorman) 摩根士丹利董事会主席、CEO

    距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已有五年。那场危机改变了美国金融业的格局。华尔街五大巨头—贝尔斯登被摩根大通收购、雷曼兄弟轰然崩塌、美林被迫与美国银行合并,就连摩根士丹利与高盛也岌岌可危。只是在美国政府的帮助下,他们止步于悬崖。摩根士丹利CEO高闻(James Gorman)成为在危机后第一位上位的华尔街金融巨擘新掌门人。如何回望当年的金融危机?如何看待危机后日益严格的监管环境?

    财新:你在摩根士丹利经历了整个金融危机,并成为公司首席执行官。你认为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是什么?

    高闻:这是人们不时回望的一个很好的问题,因为我们都不希望再有一次那样的危机出现。避免他再度发生的最好方法,就是理解其根本原因。这其?#26657;?#26368;关键的因素是流动性。银行从储户及其他人处吸收资金,用于借贷。但?#36125;?#25143;对银行失去信心,他们希望取回自己的钱时,银行必须有足够的流动性资金?#21592;?#38556;提现。

    我们发现,金融危机期间,大多数银行没有足够的流动性资金。随着客户开始担心银行的健康状况,看到银行?#26102;?#37329;出现亏损,他们就会担心自己的钱,希望可?#22253;?#36164;金从金融体系里转移到一个安全的机构。

    这进而制造了市场?#21482;牛?#19968;些银行无法应对,问题蔓延,状况较好的银行进而也面临流动性问题。所以,问题的核心是对金融机构运营安全性的担忧,以及随之而来的信心崩塌。

    财新:摩根士丹利怎样得以幸存?

    高闻:摩根士丹利能存活下来是因为,我们相比那些破产的机构有更多的流动性,同时信用问题相对较少。我们还与三菱日联金融集团(MUFG)达成协议,由他们购买摩根士丹利22%的股份并注资90亿美元。但那之后,美国政府审视了最主要的?#21496;?#23478;金融机构的总体状况后,认为我们总体上做得并不够,于是要求我们从政府处拿额外的资金。困难之处是我们需要以非常高的、近乎?#22836;?#24615;的代价还本付息。因此,其后所有大银行都有动力募集新的?#26102;?#37329;,归还美国政府的借款,我们事实上也完成了这一任务。

    财新:你能?#27493;?#37329;融危机期间你的个人经历吗?你是如何带领摩根士丹利走出危机的?

    高闻:我个人的感受是,那段时间太折磨人了。许多个夜晚,我都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我的结婚纪念日时,本应带着妻子出去吃饭、看剧,但我惟一能做的就是去到餐厅跟她说声抱歉,然后回到办公室继续战斗。我们工作得都很辛苦,压力巨大。但好在摩根士丹利有一个很好的团队。我把那段时期称为脆弱期,因为当时整个公司都很脆弱。危机后,我们又度过了一段治愈期,做了许多令摩根士丹利重回健康的改变。如今,疗伤期已经结束,我们业绩向好。

    财新:距离金融危机整整五年,摩根士丹利2013年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增长达到50%,股价当年累计上涨超过50%。这是因为华尔街的好日子重新到来,还是摩根士丹利有什么独门秘笈?

    高闻:我对所需要的一系列改变很明确。我觉得公司需要更好的平衡,于是从花旗银行处买下美邦(Smith Barney)。这一收购使我们成为规模在美国数一数二的?#32856;?#31649;理公司,管理着1.8万亿美元的客户?#20160;?#24182;购带来很强的稳定性,等到我们成功地整合了美邦的业务,市场看到了这笔交易的价值、收购的价格及我们的努力,认为这是一笔很好的交易。这一因素,加之公司传统业务向好的收入和利润,是增强市场对我们的信心,进而推动我们股价的原因。

    财新:有人认为,美联储的量化宽松(QE)造成了扭曲,最终并不是“主街”而是华尔街在受益,你怎么看?

    高闻:我不认同,实际上这是?#25343;?#30340;结论。第二轮QE旨在刺激经济,结果是就业的增加。失业率已经从10%下降到了7%,这创造了就业岗位,而且是大批量的,这当然就是在帮助“主街”。对于?#20160;?#20215;格,如果你看金融机构的表现,他们的?#26102;?#22238;报?#23454;?#20110;10%。因此我不认为?#20160;?#20215;格上涨是金融机构业绩抢眼的原因。相反,市场条件改善更多地来自个人账户、他们的储蓄账户,在过去两年里显著地改善了,比之前的十年状况要好得多。

    财新:最近几个月来,美国监管机构?#20013;?#35843;查金融危机前一些主要银行的操纵行为,你认为这样做公平吗?

    高闻:如果存在不正当行为,这当然是公平的。银行的职责就是以恰当的操作方式服务社会。如果它们行径恶劣,监管机构应当对其进行处罚。摩根士丹利已经会见监管机构多?#21361;?#25105;相信他们对我们的行为和运作是满意的。但是如果摩根士丹利存在问题,我们无疑应该承担相应责任。

    财新?#21512;?#22312;的监管似乎越来越严格,摩根士丹利打算怎样应对这一变化?

    高闻:我认为,监管确实应该更加严格,因为那段时间金融体系几乎崩溃。我们经历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。政治团体和监管机构期待发生改变,对此我不感到意外,也不意外他们希望金融机构更趋于保守,这意义重大。作为一个公司,我们惟有去适应。我们实施了风险管理。我的经营理念是,不去幻想这个世界要不同于现?#25285;?#32780;是接受我们所处的这一环境,调整自己的业务。

    财新:你支持旨在禁止银行从事自营业务的沃尔克法则吗?

    高闻:如果是我,我可能会用不同的方式来实现沃尔克法则。我前一段曾与沃尔克(Paul Volcker)本人吃了顿饭,我对他对公共服务做出的巨大贡献抱有很高的敬意。但这套法则总的来说过于复杂了,这也是为什么它的制订需要花那么长的时间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成。我个人会选择一种更加简单的方法。但当然,在这方面我的话并不算数。

    财新:大银行们相较经济体的规模,事实上在危机后变得更大了。“大而不倒”问题是在变得越来越严重吗?

    高闻:不,我不这样认为。金融危机中破产的大部分机构都是规模较小的。问题甚至可以说是“小而不?#21462;保?#32780;不是“大而不倒”。所以那些小规模的金融机构才是我更为担心的。

    财新:一些金融机构雇佣高官子女的做法在中国和美国都引起了很大争议。作为往往站在道?#36718;聘?#28857;上的西方企业,摩根士丹利以及你本人对此持何种看法?

    高闻:我认为雇佣员工首先需要看的是那个候选人是不是?#24515;?#21147;。如果那个合适的候选人恰?#32654;?#33258;这个或那个高官家庭,我认为后者的重要性当然没有前者重要。应聘者不应由于他们的背景受到不公正待遇,或者占便宜。我不期待看到任何这样的丑闻。我不认为大摩会出现任何此类丑闻!

    财新:在金融危机的顶峰时期,摩根士丹利转型成为银行控股公司,变成一家商业银行。这是好事还是坏事?

    高闻:我认为这是一个好事情。大型投行独立存在的时代已经结束。我们自己和主要竞争对手都一夜之间变成了银行控股公司。这是一个保证金融系统安全的必要过程。因此,我认为这种转型是好事。

    财新?#21512;?#22312;,商业银行业务占多大比例?

    高闻:我们不是传?#25104;?#19994;银行,像一些传统的全球性银行一样。实际上,我们建立了自己的储蓄业务,并成为美国第十大吸收存款的机构,接管了1300亿美元存款。所以我们越来?#36739;?#19968;个商业银行,但同时也是投资银行。

    财新:金融危机至今五年间,投行的?#23395;壩性?#26679;的变化?又有什么趋势?

    高闻:我认为,它已经完全改变了。所有的投行,除了一些非常小的,都成为大型银行的一部分,或者自己成为了大型银行。受到的监管也更多,?#20160;?#36127;债表更小,它们拥有更多资金,杠杆率更低。投行现在比金融危机前更趋保守,这就回到了再往前10年或者15年时本来的样子。摩根士丹利比以往更加保守、谨慎、耐心,这一点我很?#26223;痢?/p>

    财新:都说投资银行是一门艺术,而商业银行是一门科学。你怎么看?

    高闻:作为上市公司,我们可能更倾向于科学。在私人合伙制的年月里,或许更像艺术。当你是上市公司时,你是在用公众的钱、投资者的钱冒险,你需要更多?#26376;桑?#35774;置更好的预算控制,成本管理,更专注于风险管理?#21592;?#35777;不出差错。所有这些事都是这些机构运作时的组成部分。

    ■高闻(James Gorman)

    现任摩根士丹利董事会主席和CEO。2006年,他作为?#32856;?#31649;理部主席和CEO加入摩根士丹利;2007年至2009年间,他担任公司联席主席,负责?#32856;?#31649;理和投资业务,以及公司经营和?#38469;?#37096;门。

    此前他曾任职于美林证券(Merrill Lynch)。他于1999年加入美林,?#38382;?#24109;市场运营官(CMO);自2001年至2005年担任美国公司及全球私人客户业务主管。加入美林前,他曾任职于麦肯锡公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