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Search
  • 投行平衡稳定之道—财经杂志专访摩根士丹利主席兼CEO高闻

    财经记者
    王晓璐

    公司的业务不像想象的那么稳定,我们希望能够把公司近80年来最强大的核心业务保留下来,它们是投资银行和交易业务

    随着美国金融市场的?#20013;?#32321;荣,在金融危机中饱受重创的华尔街已经恢复了活力。

    出生于澳大利亚的摩根士丹利董事长兼CEO高闻(James P. Gorman)终于可以证明,他更均衡、专注的策略是正确的。在10月中旬公布的三季度业绩?#26657;?#25705;根士丹利净收入89亿美元,主营业务盈利17亿美元,大增87%。财报公布后,摩根士丹利股价收涨2.12%至每股33.22美元。

    与金融危机时最低股价6.71美元相比,摩根士丹利股价六年间涨幅超过4倍,股价的回升不仅得益于市场的复苏,亦源于摩根士丹利业务结构的调整。

    截至三季度末,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业务净收入38亿美元,单季营收占比达到42.5%,其总客户资产超过2万亿美元,成为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机构。

    最早来自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部门的高闻在接替约翰麦克(John J. Mack)管理摩根士丹利之后,?#24674;?#27880;重对摩根士丹利的改造,在卖掉风险较高的?#26434;?#37096;门之后,大幅提升了财富管理业务比重。2009年,摩根士丹利收购花旗集团的财富管理业务花旗美邦,于2012年完成整合并更名为摩根士丹利财富管理。

    摩根士丹利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高闻称,此项交易将使摩根士丹利从一家风?#25307;?#36739;高的投资银行向更加安全企业转型,业务重点将专注于财富管理业务中获得稳定的?#20013;?#36153;收入。

    2014年11月19日,在参加完摩根士丹利进入中国20周年庆典之后,高闻在北京接受了《财经》记者的专访,详述摩根士丹利业务转型及中国布局。同?#20445;?#20182;亦给谋求国际化的中资投行中肯的建议。

    高闻2006年加入摩根士丹利,担?#31283;?#29699;财富管理团队的总裁兼CEO;2007年12月开始出任摩根士丹利联席总裁。2010年1月,高闻出任摩根士丹利CEO;两年之后,成为摩根士丹利主席兼CEO。

    与三年前接受《财经》记者专访时相比,谦逊、平和的高闻明显多了许多自信,他坚定地?#25285;?#25705;根士丹利未来财富管理的业务比重将会达到50%。

    追求平衡与稳定

    《财经》:金融危机之后,摩根士丹利积极?#24179;?#19994;务转型,具体的转型举措?#24515;?#20123;,这些转变达没达到你的预期?

    高闻:摩根士丹利的转变是很大的,尤其在财务结构方面。金融危机后,摩根士丹利将资本提高了一倍,使得一级资本达到600亿美元;对资产负债表进行了调整,将总资产从原来的1.24万亿美元,缩减到8320亿美元;摩根士丹利的杠杆率从30倍降到了12倍;我们把?#26434;?#19994;务关掉了。另外,我们出售了部分业务,把对冲基金业务拆分出去了。在股票经纪和投资银行部增加了投资,在固定收益部降低了资产负债率。

    我们不仅在财务上作出了调整,在战略上也作出了调整。摩根士丹利收购了美邦的财富管理业务,使这项业务成为全球第一。

    与此同?#20445;?#25105;们保证了稳定的员工队伍并得到了董事会的支持,此外我们保证在转型的过程?#26657;?#35753;员工受到公平的待遇。

    《财经》:为什么做了这些改变,尤其是为?#31283;?#27492;看重财富管理业务?

    高闻:这是因为在危机当中我们意识到,公司的业务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稳定,我们希望能够把公司近80年来最强大的核心业务保留下来,它们是我们的投资银行和交易业务。我们认为把这?#36739;?#19994;务和比较稳定的财富管理业务结合在一起,这样的业务结构不仅稳定,而且能够快速、灵活地对市场作出?#20174;Γ?#36825;对我们来说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业务模式。

    《财经》:投行交易业务是比较激进的业务模式,和财富管理比较稳定的业务模式不同,这两大业务模式的文化怎么在摩根士丹利达到融合或者平衡?

    高闻:其实在文化管理上是比较容易的,我们不像其他银行有很多其他类型的业务,有的银行可能?#34892;龐每?#19994;务、零售银行业务、公司?#29840;?#19994;务等等。摩根士丹利的客户主要是分三个群体,第一类是政府,第二类是企业或者公司,第三类是个人,这三种客户?#21152;?#23545;资金不同方式需求。政府需要发债,公司需要融资,老百?#25307;?#35201;为他们的未来储蓄。有的时候客户需要借入资金,有的时候客户需要投资资金,我们所做的工作就是为客户创造,分配和管理资本,其实这就是投行该做的工作。

    《财经》:摩根士丹利目前的业绩得益于财富管理业务的贡献,但我们知道,摩根士丹利在前几年出售了一些业务,这种做法又是出于什么考虑?

    高闻:我们出售了?#20998;?#30340;财富管理业务,那是因为?#20998;?#36130;富管理市场主要以瑞士的私人银行模式为主导,我们的?#20998;?#19994;务达不到想要的规模。但摩根士丹利并没?#26032;?#25481;亚洲、澳洲、拉丁美洲的财富管理业务,那是因为作为一个公司来讲,你要决定你的业务重点在哪里,然后来决定你在哪些方面有竞争优势,而我们资产管理业务的重心不在于与瑞士的私人银行业竞争,所以才出售?#20998;?#30340;业务。我们把?#20998;?#30340;财富管理业务卖给了瑞士信贷,相信他们在拿到这个业务之后能够做得更好。

    《财经》:金融危机之后,美国出台了很多监管政策,这些监管政策对摩根士丹利业务发展带来哪些影响?

    高闻:影响很大。我们大幅度地增加资本充足率,大幅降低杠杆,大幅提高流动性,以前我们大概只有400个风险限额,现在大概有2.5万个,在承担风险方面我们变得更加保守。同?#20445;?#25105;们跟监管机构的?#20302;?#26356;加频?#20445;?#27599;个银行在金融危机后,在新的监管环境下都作出了实?#24066;?#30340;改变。

    《财经》:我们知道监管机构对金融从业人员的薪酬作出了很多限制,薪酬限制之后,对摩根士丹利带来什么影响,你们如何留住人才?

    高闻:薪酬的限制不是对绝对金额的限制,而是发放方式的限制,例如部?#20013;?#37228;通过递延的方式发放,未来万一出现较大的风险,或者出现不良的情况,递延部分的薪酬要收回来。我觉得这样的限制使得投资银行变得更加安全更加注重长期利益。

    在危机前,这个行业薪酬机制中的激励机制高得失去控制,现在已把薪酬调整到合适的水平。尽管有这些限制和调整,我们的薪酬仍然比较有竞争力,还是有很多人到我们这里工作,去年我们校园招聘就收到了10万份简历。

    《财经》:薪酬高?#32654;?#35889;是指绝对金额太高,还是说薪酬发放过于关注当年的业绩,以致忽略了未来可能发生的风险?

    高闻:不是说所有人的薪酬都是高?#32654;?#35889;,主要是行?#36947;?#19968;小部分交易员,他们用公司的资金去承担风险,而得到非常高的薪酬,这是必须要改变的。现在,投行大多数高级别员工的奖金采用递延发放和股票结合的方式,以增加员工对公司和?#23616;?#24037;作的责任?#23567;?#25705;根士丹利在几年前就已经开始做这样的改变。

    《财经》:未来摩根士丹利如何规划传统投行业务与财富管理业务的结构?

    高闻;这个比重基本上是维持现在的情况,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业务保持50%,投资银行、交易和销售业务保持50%。

    《财经》:美国经济的恢复会给大型投行带来哪些新的业务机会,跟以前相比?#24515;?#20123;变化?

    高闻:因为投行的工作就是管理资金。在未来,只要资本流动就存在很好的业务机会。有的公司想收购,有的公司想上?#26657;?#25110;者发行债券,这些业务都是跟经济增长相关的,只要经济增长?#20013;?#36825;些业务的增长就会?#20013;?#20840;球经济正在从危机状态下恢复,有的地方复苏明显,有的复苏缓慢,有的还处于衰退中。我们对未来的展望总体乐观,?#26434;?#25705;根士丹利来?#25285;?#32463;济增长较快和复苏较为明显的地区是我们的业务重点,这些地区为我们提供更好的业务机会。

    《财经》:未来你更看好哪些国家和地区?

    高闻: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,美国现在处在增长的状态,这是我们发展的?#34892;模?#31532;二就是中国,中国的增长虽然没有达到以前两位数的历史高位的增长,但中国的经济体量很大,7%的增长率也很惊人;另外像大宗商品国家,比如澳大利亚、加?#20040;螅?#23427;们的前景我们都很看好。印度的情况不太明朗,新任总理莫迪是倾向于刺激经济的,但成果有待观察;日本现在处于试验阶?#21361;?#23433;倍经济学到底能不能成功仍看不清楚;?#20998;?#30340;情况还是最令人担心。

    看重中国布局

    《财经》:昨天摩根士丹利刚刚进行了进入中国20周年的活动,你也来到中国,可见你非常的重视,能否介绍摩根士丹利如何发展中国的业务?

    高闻:其实要在一个国家把业务做大做强是需要时间的,公司首先需要监管要求的各种牌照,要有本地人才,要跟客户和监管机构建立长期良好的关?#25285;?#20854;?#21361;?#20844;司要做很多项目积累和人才培养。摩根士丹利之所以能在进入中国20年后完成了例如阿里巴巴、双汇等项目,就是我们有了上述的经验,而且在中国我们有优秀的本地人才来领导业务。

    《财经》:与中金分手后,摩根士丹利与华鑫证券成立合资公司,你如何评价目前合资公司的业务发展?

    高闻:新的合资公司意味着摩根士丹利第二次进入中国A股市场,虽然在整体业务规模?#24076;?#19982;同类合资投行相比要小,但实际上由于这几年中国A股IPO市场并不活跃,大摩华鑫证券更关注债券市场的承销,目前在这方面我们是领先同类合资投行。

    《财经》:你认为摩根士丹利在中国哪些业务具有更好的发展前景?

    高闻:只要我们?#20449;?#29031;的业务就会努力去做。中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,很多企业是需要我们这样的投行给它们提供投资顾问意见,例如?#34892;?#20225;业此刻希望拓展全球市场,我们在美国和在?#20998;?#26377;服务了近100年的客户,在中国我们也希望是这样。我们在中国的业务近期还是更集中在投资银行业务,中期是发展资产管理业务,更长远一些将是财富管理业务,肯定是先学会走,才会跑。

    《财经》:中国资本市场开放程度逐渐加快,摩根士丹利最希望中国金融市场在哪些领域加快开放速度?

    高闻:我最希望未来中国在金融市场或者金融行业?#24066;?#22806;商独资经营,这个要求并不过分,因为在其他很多国家,外商都是被?#24066;?#29420;?#22763;?#23637;业务的,并不需要以合资公司的方式进行,这就是创造更公平的市场环?#22330;5比?#21457;展中国家都希望把本国的金融市场体?#21040;?#31435;得更加完备,但我觉得现在中国已经非常接近建好的那个点,其实?#24378;?#20197;放开的,沪港通是个很好的例?#21360;?/p>

    国际化并非坦途

    《财经》?#21512;?#22312;中国监管部门在鼓励中国的投资银行走出去,以摩根士丹利的国际化的经验来看,你觉得中国投行走向海外,?#24515;?#20123;经验和教训可以吸取?

    高闻:我会劝告他们要非常的小心,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复杂、非常高精尖的行业,摩根士丹利是经历了近80年的历史才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,很少有本土的投行能够成功地转变为全球性的投行,更多的是选择一家国际投行合作的方式。而且,真想在国际市场上立住脚根,它就必须要有与众不同的专长。

    例如有的银行,除了拥有传统投资银行业务,它可能在金融租赁、基础设施业务、资产管理业务等某一方面拥有独特的优势,那它就更容易?#24310;倍?#20986;,以自己的特色服务“走出去”。

    纵观整个行业,世界级投行不过10余家。要成为一家全球化的投资银行,你必须在世界各个不同地区持有执业牌照,在全球主要的金融?#34892;?#35774;有公司,比如纽约、伦敦、上海、北京、香港、新加坡、悉尼、法兰克福、米兰、东京、迪拜、圣保罗、里约热内卢等等,并在当地拥有足够规模的团队,这一?#26657;?#38656;要多年的业务和人才的积累,并要做出大量的投资和长期的?#20449;怠?#22240;此,很多投行选择立足本国市场,同时通过与一家国际投行进行合作的方式“走出去?#20445;?#24456;少有投行?#24515;?#20040;大的野心期望在几年或是几年中做成全球的投行。很少有一个国家有两?#19968;?#20197;上的全球性投行。中国在20年、30年之后或许能够产生全球性的投行,但要做好经受各种考验的心理准备。

    《财经》:你认为中国投行的国际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?

    高闻:这个过程是需要很长的时间和大量的投入。国际资本市场比单一某个国家的市场要复杂得多,尽管历史很长很有经验的投行也会不断面临严峻的挑战甚至失败。我们知道在2008年的金融危机期间有很知名的投行倒掉了。所以中国的投行应该稳扎稳打,先把国内业务做好,逐步参与一些国际化的业务,在主要金融?#34892;?#24320;设办事处,组建当地的团队,按国?#26102;?#20934;做好风险控制,我觉得不需要急急忙忙地去走出去,还是应该在中国搭?#27809;?#30784;,循序渐进。

    《财经》:在国际化方面,你觉得中国投行比较容易取得突破的业务?#24515;?#20123;?

    高闻:一般来讲,我们去一个新的地区开展业务是从顾问业务开始的,比如说帮助政府发债,帮助企业发债、上?#26657;?#24110;助企业并购,然后开始在富裕人群开展财富管理业务,之后是交易业务,因为交易业务非常复杂,你需要有交易的场所,有24小时的全球网络链接,有很强大的风控能力,有很好的合规体?#25285;?#33021;够提供完整的交易记录等等;最后是固定收益类的交易,因为做固定收益类的交易要有规模效应才可行。